路人程 言之命至,人随己愿

关闭朋友圈

在我的朋友圈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:

是不是有些表态的话都要在内心说,是不是有明确的利益纠葛关系才能更牢固?是不是做事越多,错的越多?

这个倒确实是最近被身边的小伙伴刺激到了,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。说到底其实是生气自己为什么这么差劲,为什么会对这样的事情产生不满影响到自己。

我陷入了一个怪循环,跟身边那些爱吐槽的人有接触,听到他们吐槽各种各样的事情,就有一种愈发的庆幸感,幸好 ta 吐槽的不是我,遂拼命“讨好”之,进而愈发的希望被吐槽的人不是我。回想起这种心理,这样的事情,觉得自己甚是无能。

我们应该对这样的人,敬而远之。可我无法敬而远之时,我应该怎么做?

想到了之前合作的一位同事,他也是一个深爱吐槽之人,我身边酱紫的人怎么这么多?我们能不能温柔的表达观点,不靠吐槽这种低级、负能量的方式?

愿我也能变成一个温柔表达观点的人,愿我变得不那么热心肠,不那么浮躁。

入职一年

最近全国大雨不断,依稀记得去年 7 月底北京大暴雨,赶去报道当天的航班延误到了第二天的早晨5点,到了北京之后一切顺利。算是好事多磨,万事开头难。

系统里我的加入时间是 8 月 10 号,截至到今年的 10 号,加入 Google 整一年。

很值得纪念一下,感谢身边的朋友们的支持,也很庆幸有一个这么好的老板和一个很耐撕的提姆,继续加油吧。

给自己一句话作为纪念,坚持做正确的事情。

再见2014 再见本命年

终于有空闲下来的时间,好好跟自己聊聊,好好感受一下这一年来又荒废了的时间。

如今已经是一个闲不下来的年龄,但是理想的生活跟现实仍是距离很大,浑浑噩噩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已经过去了的这一年,没有什么值得特别铭记,一年下来过得算是平淡无奇,本命年这一年看起来也就是这个配置了,后半年实际上家里发生的事情让我倍感不开心,这算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压力感。仿佛今天刚刚结束手头工作,不知不觉已经大年三十了。今年,我想好好陪着爸妈坚持把今年的春晚看完。今年也是唯一一年,春节不再回老家跟爷爷一起过了,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多少,会持续多久。

老爹是一个坚强的人,或者说,这个爸爸从来没有在儿子面前说过任何他很苦这样的话,发生这些事情本身也在全家人的可控范围之外,我想通过自己,看能不能帮帮老爹。他说他最担心的还是我,现在还“没有长大”,是啊,在父母眼里,孩子永远都是孩子。不管有多大的困难,相信吉人自有天相。希望该过去的,都能过去。

过去的几年里,我无意间做了太多“也许明天”的事情,也许明天这个人会对我有价值,也许明天状况就会有所好转,也许我们好好服务这个客户之后他会帮我们引荐更多人。也做了太多,害怕如何如何的事情。我害怕工作任务分配太重会受不了,我害怕如果狠狠批评了一顿之后会撂挑子不干。总是这样,喜爱幻想,患得患失。

但结果是,不会有人会愿意为这样的人驻足,他们不会感恩,并且他们讨厌被道德绑架。

我不知本命年过完之后,农历明年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,总之,我不希望再为任何消耗我的人驻足,做好自己的事情,争取该争取的,抛弃该抛弃的。道理说起来都是简单的,做起来确实很复杂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算算应该是大一结束之后,之前那个博客彻底长草了之后,就不再写这种矫情的文字了。人也变得不喜欢发表意见,不坚持自己的想法,总觉得既然你是这样觉得,那就依你这么去做吧,以一种无所谓的心态对待身边的人和事物,不再对特别的事情有特别大兴趣,这也许就是,成长中遇到的问题吧。

今年的年初一,爸妈要去祈福,祈祷2015年一切顺利。

Hello World !

新的博客,新的世界你好~

约06年的时候,我就开始在网上记录点东西,开始用百度空间、搜狐博客什么的,那个时候会转载一些《xxxx 的惊天内幕》、《十一条读懂他x的中国人》 什么什么的,现在看来,当时果断是有点脑残哈。这些事情容以后有时间了,慢慢发文章回忆吧。

第一个独立博客应该是09年开始的,那段时间了解了一些类似七十二松、Yo2这样的 WordPress BSP,遂开始用 WP 搭建博客,第一个 WP 主机应该是在Jiang (wpchina.org)那里买的,域名是 MoBai.org——域名被盗了。。。

可能是为了打发大学生活的无聊,刚开始的时候博客更新的非常频繁,也经常加入各种博客圈子进行互访,但是自从开始准备为专升本考试奔波的时候,博客就一直么有再动过了,一直到前段时间域名被盗,我也丝毫没有要回来这个域名的冲动了。

近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有很多的感悟,一时冲动买下了 cheng.lu 继续开博,架设在 Github Pages 上,随意的写写生活、工作上的事情,做做笔记什么的。

OK,That’s All~~